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其实,我是一个好听众

谓天盖高,不敢不局;谓地盖厚,不敢不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人手持麦克风的时代,谨言慎行是品质,耐心倾听是修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怎样合法捍卫自己的私人财产?  

2009-11-24 03:16:09|  分类: 我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怎样合法捍卫自己的私人财产?

赵志疆

重庆一六旬老人因不满拆迁少付其22万补偿在15米高的树上住了3个月,后经当地媒体协调有关单位同意支付22万补偿费。然而,老人走下树的当天下午,就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。(11月22日《华西都市报》)

无独有偶,11月21日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播出节目“一个女人的燃烧瓶和政府铲车的拆迁大战”:上海市闵行区一户主,不肯在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拆迁协议签字结果遭区政府强拆。面对多人的强拆队,房子的男女主人用燃烧瓶抵抗暴力拆迁。几小时后,房屋最终被推平,男主人被判妨碍公务罪。

两起因拆迁而起的纠纷,同样以拆迁户被“绳之以法”告终。类似的一幕不知已经上演了多少,也不知还有多少悲剧不能重来,看着这些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的拆迁户,令人不胜唏嘘。

如果说投掷燃烧瓶被判妨碍公务罪,尚且情有可原的话,躲在树上“聚众扰乱社会秩序”则让人莫名惊诧。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,表现为以聚众的方式扰乱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,致使其工作、生产、营业和教学、科研无法进行,造成严重损失。但不知那位躲在树上的老人,何以做到这一切?

当法律专家反思“燃烧瓶事件”中“法律打架”的时候,重庆老人的离奇遭遇使人看到,对于铁了心实施强制拆迁的地方政府来说,法律不过是随意揉捏的橡皮泥——不仅可以挑选对自己更为有利的条文制造“法律打架”,更是可以随意罗列罪名实施精准打击。在这种实力悬殊的直接对话中,拆迁户难能真正捍卫自己的利益,而地方政府因此而很容易以“ 公共利益 ”之名行“ 掠夺私产 ”之实。

“燃烧瓶事件”的导火索是,市场交易价格早已高达每平米1万5千多元,而建筑面积480平米的四层小楼只获得了67.3万元的拆迁补偿。实际上,建设公司委托给闵行区政府的征地款是每亩地130万元,发放到农民手中的征地款却只有每亩地38万元。当地负责人宣称,政府改扩建工程带动了区域周边房价,土地增值价值不该由群众取得。土地增值的好处拆迁户不该得,但他们却必须面对土地增值的负面影响——原有房屋得不到足够的补偿,高房价之下,他们到哪里觅得一块容身之所?尖锐的矛盾中,拆迁户怎能不心生怨气,甚至由此而导致暴力事件?退一步说,当地方政府理直气壮地坐收土地升值的收益,而将其负面影响全盘推卸给拆迁户的时候,怎能不乐此不疲于频繁倒手土地?

毋庸讳言,绝大多数的拆迁纠纷都因补偿款而起,虽然《物权法》被拆迁户奉为圭臬,但其中也只是笼统地提出“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”,而没有明确补偿的规则和标准。有鉴于此,尽快制定以实际损失进行补偿的规则,或是避免此类纠纷的关键所在。首先,应明确地方政府对被拆迁人的实际损失进行补偿;其次,可以引入价格评估程序,由具有法定资质的价格评估机构对被拆迁人的实际损失进行评估;最后,拆迁补偿可由原地安置、异地安置、货币补偿等形式合理组合。如此一来,不仅有助于减轻拆迁压力,避免出现暴力纠纷,同时也能有效防止地方政府滥用“公共利益”之名大兴土木。

拆迁补偿规则的缺失,无疑为拆迁户设置了一个巨大的“陷阱”——面对此中不公,不仅奋起抗争会受到制裁,就连躲到树上都难逃打击。除了忍气吞声之外,实在想不到他们应该怎样合法捍卫自己神圣的私有财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