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其实,我是一个好听众

谓天盖高,不敢不局;谓地盖厚,不敢不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人手持麦克风的时代,谨言慎行是品质,耐心倾听是修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乡长茶杯何以演绎老农“杯具”  

2010-03-26 05:22:02|  分类: 我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如何解读乡长办公室的“杯具”

赵志疆

“杯具”这个新兴词汇正在以迅猛的势头席卷网络,对于河南睢县65岁的老农魏克兴来说,恐怕会对这个词有一种更深的体会,因为他所遭遇的正是一起因“杯具”而起的悲剧。

3月22日,魏克兴找乡长说事时,拿起办公桌上一水杯欲喝水,被乡长喝止。魏克兴说,这不是人用的杯子吗?两人因此发生口角后出现肢体冲突,随后,乡长喊来警察。魏克兴被拘留7日。据了解,事前魏克兴土地被非法征用,补偿三年未兑现,去找乡长反映此事。(3月25日 新京报)

事件曝光后,很多网友纷纷引用魏克兴的话对此表示不满——那杯子真不是给人用的。说老实话,这样的话确实充满了挑衅意味,而乡长赌咒是魏克兴先动手也未必不是实情,基于这样的前提,究竟是谁先动手也许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“杯具”何以发生?

毋庸讳言,魏克兴的举动既不卫生且十分鲁莽,其随后的言语更是充满了火药味。在这里,笔者无意探究农民的卫生习惯,以及乡长是否过于洁癖,我更关心的是,魏克兴为什么会出现在乡长办公室?新闻交代得很清楚,魏克兴是因为争地补偿款迟迟没有兑现,专程前往乡长办公室讨还公道。很显然,魏克兴本就是带着情绪去反映问题,乡长的茶杯充其量不过是他宣泄情绪的一种道具,而其后发生的事情显然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。

事件发生后,乡长的态度颇为耐人寻味——他在信誓旦旦地表示魏克兴先动手的同时,拒绝对其反映的非法征地之事做出任何回应。如果乡长的缄默意味着默认的话,这一事件也就还原为了一桩普通的征地补偿纠纷。此类事件我们已经见过太多,当政府坐拥土地出让的巨额收益的同时,“鸡飞蛋打”的农民几乎无处伸冤,领导办公室也就成了他们讨还公道的最后希望,“背水一战”的他们难免会掺杂各类个人情绪。

接下来的问题是,由此引起的摩擦是否必然需要动用警力来解决?乡长对此解释道:如果是老百姓之间,这类小纠纷就算了;但这件事,不拘魏克兴,他将“没有办法在这个地方干下去”。在这次小小的摩擦中,当事双方毫发未损,乡长究竟损失了什么呢?毫无疑问,乡长损失得只是领导权威,而在他看来,这种损失已经严重到不拘留魏克兴自己就“没法再干下去”的地步,于是他甚至不惜直接干预司法。

看到乡长这种强硬的态度以及对领导权威的迷信,看似匪夷所思的事件也就不难理解——因为自视拥有绝对权威,领导拍板将农民赖以为生的土地一举征用,同样出于对领导权威的维护,农民的一切要求都不过只是“非分之想”。在此过程中,农民的所有利益都遭到极大漠视,除却俯首听命之外,任何挣扎和抗争都注定只是徒劳,甚至稍有不慎就将难逃被“法办”的厄运。

在此背景中,过分纠缠于乡长的那只茶杯显然毫无意义——对于矛盾早已激化的双方来说,那只茶杯不过是点燃导火索的一件“道具”。即使没有茶杯,矛盾与冲突依然难免借助其他“道具”呈现,而这种利益冲突对于处于绝对弱势的失地农民而言,注定只能意味着是一桩“杯具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