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其实,我是一个好听众

谓天盖高,不敢不局;谓地盖厚,不敢不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人手持麦克风的时代,谨言慎行是品质,耐心倾听是修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农民已随深圳去,此地空余农运会  

2011-10-26 10:31:26|  分类: 我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农民已随深圳去,此地空余农运会

赵志疆

农运会,顾名思义就是以农村为活动主题,以农民为参赛主体,举办的大型体育盛会,不仅比赛项目大多“涉农”,参赛选手更是非农莫属。如果没有农民,如何参加农运会?虽然贵为改革开放的前沿,深圳市依然遭遇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。

10月20日至28日,广东省第二届省农运会于江门举行。组委会此前向全省各地市发出“英雄帖”,曾组团参加1988年首届省农运会并斩获奖项的深圳决定弃权,因为深圳没有农民。经广东省农业厅多次协调,最终深圳的农业企业派出代表,以观摩形式出席,但不参加比赛。(10月 25日 京华时报)

深圳出席此次农运会,可谓一波三折——面对邀请,深圳没有回应,组委会延长报名时间虚位以待;深圳以已没有农民再次拒绝,组委会不仅以“农业企业还是有很多农民的”晓之以情,更是不惜踢爆“有相当一部分参赛者的职业不是农民,有医生、教师和工人等”的内幕;深圳第三次表示拒绝后,最终如组委会所愿出席开幕式,尽管只是本着“学习、观摩的态度”,毕竟也算是大团圆的美满结局。

整个过程,俨然现代版“三顾茅庐”,不由得令人啼笑皆非。既然深圳已无农民,组委会何以一再盛情邀约,甚至不惜越俎代庖为之谋划变通之策?显而易见,在组委会眼中,如此区域性团体赛事的首要前提是“一个都不能少”,恰如年夜饭——内容不重要,重要的是团圆的场面和气氛。问题是,当赛事组委会将“团圆”视为第一要务的时候,是否想过如何保障其内容的质量?为了“团圆”而不惜网开一面,使得农运会大餐尚未开始,就已然传出些许变质的味道。

一再邀请深圳出席的过程中,赛事组委会介绍:参赛运动员要求具有广东省的农业户口,但“村改居”后仍从事农业生产的居民,也可以报名。这样的解释不免自相矛盾——“村改居”后,农民的身份已经发生改变,如何满足“具有农业户口”的基本条件?换言之,如果基本条件要求可以如此轻易地偷梁换柱,其本身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?至于以医生、教师和工人现身其中进行说服,更是令人感到惊诧——这到底是旨在阐释农运无界限,还是展示赛事本身已有的荒诞?

在各类体育赛事造假事件层出不穷的当下,深圳以没有农民为由向农运会说不,本身是一个值得称赞的壮举,无可奈何的是,大一统的赛事安排中,这样的壮举注定只能昙花一现。前不久,《人民日报》披露的云南体育比赛中诸多乱象备受关注——跳水比赛裁判中混入了健美操教师和司机等非专业人士,要金牌、安排金牌已成为公开的秘密,年龄造假屡见不鲜……当公众谴责参赛者为了追逐成绩不惜一切手段的时候,是否曾想到这样的乱象何以愈演愈烈乃至渐成燎原之势?公众习惯于谴责选手造假、追问监督失察,却很难想到追逐圆满的赛事本身已然留存巨大的先天性疾患。广东省农运会尚未闭幕,已有人披露其中造假内幕,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在情理之中——在这种组织者追求形式,参与者追逐成绩的盛会中,两者怎能不轻易一拍即合、各取所需?

农民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农运会。这样的结果,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讽刺。对于任何体育赛事而言,程序的规范、内容的质量,远比看起来很美的形式完整更加重要,此中轻重缓急纠缠不清难免本末倒置、乱象频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79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