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其实,我是一个好听众

谓天盖高,不敢不局;谓地盖厚,不敢不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人手持麦克风的时代,谨言慎行是品质,耐心倾听是修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“呼格案”追责尚缺“情况说明”  

2016-02-03 17:02:18|  分类: 我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呼格案”追责尚缺“情况说明”

赵志疆

日前,呼格吉勒图案追责结果向公众公布,有关部门对内蒙古自治区公检法系统中对该错案负有责任的27人进行了追责。除一名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另案处理外,其他26人均获党内严重警告、行政记大过等处分。

面对这样的结果,呼格的父母表示不能接受。作为“2014中国新闻法治十大影响力事件”之一,不能接受这样的追责结果的,显然不只是呼格的父母。党纪政纪处分当然也是追责,但面对“呼格案”,这样的追责显然有些过于轻微。自从“呼格案”真相曝光以来,这个蒙冤殒命的年轻人始终牵挂着众人的心,不仅市井坊间对此多有议论,各级法院也纷纷将此作为负面典型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去年“两会”上表示,正在依法依纪追究“呼格案”有关办案人员的责任,呼市政法机关更是多次表示,呼格案的错案责任一直在追究中。然而,最终呈现在公众面前的,却是这样的追责结果,“追责过轻”、“走过场”等质疑声因此不绝于耳。

实际上,这样的追责结果似乎早就有迹可循——去年7月,呼格父母曾发微博称,“呼格案”一审法官胡尔查、宫静于6月26日被呼和浩特市人大常委会任命为该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。此事一度引起舆论轩然大波,呼市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任审判委员会委员并非意味着不追责”。旷日持久的错案追责,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落下了帷幕,在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下,在各级法院系统的高度重视中,一桩足以载入法治史册的标志性案件尚且如此告终,公众怎能不担心,那些鲜为人知的冤假错案,要想真正实现“终身追责”是否更加步履维艰?

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一项核心议题就是“依法治国”,其中明确提出:“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”。对于“呼格案”追责,呼和浩特中院院长董秉惠多次表示,“确保案件处理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”。现实的结果是,无论追责结果是否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,就当下而言,恐怕很难度过民意这一关。“呼格案”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提醒公众,错案追责不仅应关注启动程序,更应关注最终结果。

“呼格案”进入追责程序,本身体现着依法治国、有错必纠的进步,但作为一桩标志性案件,不应该就这样匆匆了结。毋庸讳言,“呼格案”的形成不仅有经办人自身的责任,同时也有特定历史时期的制度原因,但这显然不是放松追责的理由。实际上,越是基于这样的现实,越有必要以此为契机进行全面的制度反思,从而堵塞制度漏洞,避免冤假错案再次发生。退一步说,无论“呼格案”被追责者是否构成犯罪,最终处理结果都欠公众一份“情况说明”——公众不仅希望看到什么人因此领责,更希望看到具体的办案程序和法律依据。这不仅是当下所缺少的,更是引发广泛争议的关键所在。

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,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期,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。“呼格案”追责无疑就是一块“难啃的骨头”,但这却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必须迈过的一步。面对“呼格案”,不仅需要追责的魄力与勇气,更需要透明的程序与依据,只有这样,才能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